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强暴绫子

强暴绫子 1994年四月七日下午,市田贤一搭坐九州开往东京方面的高速列车回到了家。他当天早上就给家里挂了电话,绫子不在。当日上午,他又挂了两次电话,依然没人接。市田顿时感到了变异。  依照过去的惯例,其实就是市田不往家里挂电话,绫子在家也会打电话给他。  因为绫子在市田临走前一直要他早点回来..

妈妈被辱

妈妈被辱 早上早早的,我被电话铃声吵 醒了。我又等了一会仍然没人接,只好睡眼惺忪的走到客厅接起了一直响个不停 电话。电话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说的普通话非常不标准,参杂了乡下的地方口 音。  「妈,找你的电话,是爸爸工地来的。」我敲了敲妈妈的房门,冲着里面喊 了一声。  妈妈刚才好像睡的很熟,..

强暴女经理

强暴女经理 公司里有个著名的可口小辣椒林玟秀经理,每次我看着她开会干练的模样,那蓝色套装的背影和翘臀,肉棒立马硬了「我的秀~ 经理好辛苦哦,今天你跑完客户后我想去你家…」我发了LINE给林玟秀。  「没空…」林玟秀回得很乾脆。  「多晚我都可以干你的…」我再回讯。  「有空传这个不如多去冲业..